巧笑嫣然 顧盼生輝|梧桐樹下的花陰

2019-06-18

 清安鎮中一個赫赫有名的人,是酒鬼。

他就住在一個叫蜿蜒的巷子里,每日守著他的酒。蜿蜒此名正是因為此巷極深,百二十里不見人家。只在某一處住著這酒鬼,叫做曲生。

鎮中的人只聞其名,未見其人。只知道他釀成的酒極香,每當開酒時便穿透幽深的巷,遍布整個小鎮。

有愛酒之人尋香而去,也會迷失在這深巷里不得出。傳說此人釀出的酒有迷魂的作用,故喚此人酒鬼。有專取人魂魄之意。

 

NmFFREpXZnNLZmlMOTV4NDJmZkVkTkRLZTFra0pUby9KZlg1VVJLc0M4c0tFR2xFMXVaU3hBPT0.jpg

這住在蜿蜒之中的曲生,其實不過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幼時還不在蜿蜒里隱居,是一戶酒家夫婦的孩子。自幼承歡父母膝下盡享天倫之樂。

八歲那年失手打翻了油燈,沾到酒上引起大火燒屋。那場災難里一家四口唯有他活了下來,時至今日,曲生依舊對此耿耿于懷。

猶記得那時憑空出現的女子朝他伸出手道:

跟我走吧。


 

少年曲生搬運完酒窖里的缸,滿頭細汗。他背靠著蒼勁的梧桐樹干,眼睛定定的看著坐在缸邊飲酒的女子。

你當初,為什么讓我活下來!”

他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這樣詢問她。

她頭也不抬,回:“為了讓你給我釀酒啊。

釀酒……這么多年唯一的答案。那時他才八歲就已經顯露出極高的釀酒天賦,但外人并不知曉。

只因這女子,是只鬼。

自打曲生有記憶以來就能看見她,她說她叫花陰。一直存在于蜿蜒巷的大梧桐樹下,除了名字,她只記得自己對酒有很深的執念。

酒家大火那年,她只救下了曲生一人。為的是讓他為她釀酒。但曲生自那以后就再也沒有釀過酒,她也未曾逼迫過。

起初,曲生初知她是鬼的時候嚇得生了一場大病。家里請了醫者來也不見好,曲生一直嚷嚷著:“…………”

誰想就連附近有名的道士都束手無策,根本看不到花陰的存在。

后來,曲生莫名的好了。花陰依舊站在梧桐樹下,依舊只有曲生能看到她。曲生釀酒,花陰就在旁邊看著。曲生讀書,花陰就和他一起讀。曲生和小伙伴一起玩,花陰明明在那梧桐樹下,曲生卻分明可以感受得到她遠遠的正望著他。

小孩子對于鬼神還是沒有那么敬畏的,日子久了竟習慣了。對花陰又像從前那樣,就像一個只屬于他的秘密朋友。

此時,他們二人已經在這小巷里生活了數余年。每年曲生都會把花陰珍藏的酒缸搬出來曬太陽,今年也不例外。

只是,每當這時候他總會問她。為什么獨獨把他救下來。

明明最該死的,是他。

爹娘,年僅三歲的妹妹,都喪生在那場大火里。放火的他卻多活了這數余年,甚至會更久……

花陰默默的執起酒杯,她幻化出來的杯中一滴酒都沒有。

你每日陪我這孤魂困在這巷子里,該是孤獨的吧。她回首問曲生。

為什么不出去走走?”

出去?出去又能怎么樣呢……”

我在這世間,早已沒了牽掛。

是你,一直不肯讓我解脫。

曲生微迷著眼,腦海里一遍一遍回放著那場大火。

花陰聽聞棄了酒杯,向著曲生而去。她張開雙臂,環抱住曲生。

你可知,我有多眷戀這溫暖!”

而你,不屑一顧。

花陰轉身,隨著滿天飄落的梧桐花起舞。

罷了……”

蜿蜒巷的日子如白駒過隙,一人一鬼相伴竟詭異的祥和。曲生依舊不曾釀酒,花陰除了和曲生說說話就是在大梧桐下翩然起舞。

一個個大缸被曲生年復一年的搬出來晾曬,年復一年空空如也。

那年,乃是曲生弱冠之年。他翻越蜿蜒巷的矮墻,回到了一直不曾回去過的,酒家廢墟。

對,曲生的家離蜿蜒巷一墻之隔。家父在世之時常年酒香彌漫,客人絡繹不絕。自那場大火后,這里就被人們遺忘了,連同那蜿蜒巷一樣被刻意遺忘了。

清安,清安,清凈安詳。鎮子從建立以來就沒有人死于非命。

曲生一家,是為特例。

大火里被花陰救出來的曲生出現在眾人視野里的時候被一致認為他已經成了鬼。這,也是曲生不肯再出去的原因之一吧。

曲生走在廢墟上,這么多年來第一次有勇氣踏足這里。家人的尸骨至今躺在灰塵中,不孝子膽小到沒有勇氣再見他們一面。

如今孩兒已經長大了,入土為安該是逝去的人最大的祈盼。

爹,娘,妹妹。原諒我來的這樣遲……”

顫抖的雙手搬開一塊塊焦木,把尸骨拼湊在一起收攏進盒子。

你們等著我,我就快去贖罪了……”

當曲生再次回到矮墻附近,把盒子隨手放在一個平臺上的時候卻意外的發現了一個半截入土的酒缸。

他年年要搬這些酒缸,對他們無比熟悉。此時竟發現了一個遺留的。

花陰,該是會喜歡吧。

當年,花陰做的第一件事其實不是救他,而是搬空了家里的酒缸。這么多年,按照她嗜酒的態度,如果她能喝到,那些酒缸怕是空了。

拂去沉灰把缸從土里挖出來,發現缸上面是一個密封蓋。記憶有些久遠,許是父親早年釀的酒忘在了這偏僻的角落。

曲生想著,撬開了密封蓋,酒香泗溢又混著一種奇怪的味道。好奇的往里看,缸里赫然沁著一幅白骨。

看骨骼大小,它殯時應不過是幼童。雖然不知道自家后院里為什么多出副這樣的尸骨,本著入土為安的心態,他把尸骨撈出來想和家人一起葬了。

就葬在蜿蜒巷的大梧桐樹下好了,陪著花陰,陪著自己。

搬缸練就的強壯體魄讓曲生搬運尸骨輕松異常,很快就回到了梧桐樹下。

花陰遠遠就撲了過來,穿過曲生的身體有沖出去很遠。曲生略有些不穩,待他回過神來看花陰卻發現此時的她有些不一樣。

她站在不遠處。長發飄飄,蒼白透明的小臉上掛著的笑容讓曲生破天荒看出了些許暖意。

曲生從來沒問過她為什么可以毫無顧忌的站在陽光下,一般的魂魄都不能在世間久留,更不能接受陽光照射。可花陰和坊間傳聞一點也不一樣。

此時的花陰,好像更透明了。

……花陰?”

曲生莫名的產生了一絲恐慌,就像家人死去的那天一樣。明明花陰本身就是一縷幽魂,可曲生突然就覺得她隨時可能離他而去。

曲生,我給你講個故事怎么樣。

花陰巧笑嫣然。


 

季員外家有一個女兒,她幼年就非常喜歡酒。但是季員外覺得女兒家家小小年紀不應該沾酒,極力管教女兒不讓她碰酒。她只能聞著酒香垂涎欲滴,酒從來不會出現在她三尺之內的地方。

偏員外家的鄰居就是一個釀酒的酒家,賓客盈門,酒香泗溢。有時候小女孩會想,是不是在她還沒從娘親的肚子里出來的時候就惦記著這酒,才養成了她小小年紀就這樣嗜酒。

那年,王員外修葺院墻,想把唯一一個偏矮的土墻加高。杜絕女兒對酒的念頭!

年僅八歲的女孩知曉了父親的意圖,深恐自己再也沒辦法嘗到酒。于是在工人來的前一夜悄悄翻上來了土墻……

曲生此時只呆呆的看著花陰,腦子里只回響著她說的每一句話。他隱約察覺到了什么,卻做不到去阻止。

就像她救他那天,沒有自主行動的權利。

小女孩兒實在是太小了,搬來的小凳子將將幫助她攀上矮墻。誰知一個錯手,漆黑的夜里只有一盞她照亮的油燈被她打落。她自己也沒有在矮墻上站穩,隨著油燈一起落下去……

矮墻的另一邊,是她鐘愛的酒缸。

酒家的生意實在是太好,男主人每天都很繁忙,釀酒、搬缸、照顧客人……

那天晚上,剛好是一口被遺忘的開了蓋的缸。


曲生。我游蕩世間數十年,看遍人間冷暖。自己卻時而冷的徹骨,時而墜入火海。人有的體溫我早已經忘記了,置身于人世間美麗的山川河海,卻觸碰不到。你我彼此相伴最久,距離最近,卻碰不到……”

花陰伸出手,無數次的試圖觸碰到他。結果無一例外,他們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曲生——曲生……”花陰一遍遍描著少年的眉眼,勾勒他的身型。回憶著他們朝夕相處的時光……

你殮回來的尸骨里,就有我的。

我一直在等你放下過去,回到你的家里。這樣,會不會有機會遇到我,的尸骨……”

我從未做過惡事,積攢了些念力,所以才能救你于水火,搬運了所有的酒缸。可是……卻碰不得我自己。

如今,只要我的尸骨入土,我便可往生。

曲生,送我走吧。

曲生解了禁錮后渾身顫抖,依舊不能自已。

這十二年,漫長煎熬,卻因為有花陰的陪伴不那么寂寥。

這十二年,簡單卻有些習慣了。自己,好像也不是那么自責了……

這十二年,竟和魂魄相依為命。

此時此刻,卻舍不得了。

花陰說完就沒再出聲,隱沒在梧桐樹里。曲生抱著白骨,枯坐了一夜。

花陰,你說你忘記了人身體的溫度。這一夜,可記起些什么?

黎明即起的時刻,曲生用雙手扒開了梧桐樹下的泥土。一下一下,直到混著血的泥土出現一個足夠容納這些尸骨的坑。

梧桐樹下再次響起花陰的聲音,仿佛從很遠的地方來。

曲生,聚散終有時。我會永遠在你身邊,你也該去尋找屬于自己的生活了。


曲生再一次把酒缸從地窖搬運出來。余暉照在他的身上,梧桐樹下再也沒有了那個看著他搬運的幽魂。

相隔十二年,曲生再一次釀起了酒。開壇時酒香穿透幽深的蜿蜒巷,遍布整個小鎮。這酒,帶著淡淡的梧桐香。




 

延伸閱讀
避免夫妻間七年之癢的提前光臨 適時需要“撓癢”

避免夫妻間七年之癢的提前光臨 適時需要“撓癢”

最新的社會學和醫學調查資料顯示,原來的“七年之癢”等婚姻危機出現了低齡化傾向,如今正在向婚齡三年左右的夫妻逼近。...

毓婷的副作用 對軀體5大損害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吃

毓婷的副作用 對軀體5大損害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吃

你吃過毓婷嗎?想必在吃過毓婷后,你已經體會過那些副作用了吧!那吃過毓婷的你知道副作用有哪些嗎?原來毓婷的副作用竟然是如此之大。毓...

解讀女人藏得最深的15個秘密 助你征服女神一步到位

解讀女人藏得最深的15個秘密 助你征服女神一步到位

女人的秘密很多,不然也不會有女人心海底針之說。所以說,想要徹底將一個女人看透徹,那絕對是一件任重而道遠的事情。當然了,作為一個男...

風流村醫借機占便宜 他竟然連我一大男人都不放過

風流村醫借機占便宜 他竟然連我一大男人都不放過

白白被風流村醫看管整個屁股就算了,這該死的風流村醫居然還跟調戲我,不僅這樣就算了,風流村醫還可惡的伸手進去,借口說什么看看是不是...

潮性辦公室 我抓住小白兔就往嘴里送

潮性辦公室 我抓住小白兔就往嘴里送

在潮性辦公室發生的事情興奮到令我不能自拔,現在回想起來都有一點點興奮。雖然這件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但是我卻不能忘記這件事給我帶來的...

和尚廟里的女人 被老僧夜夜澆灌只為懷上一子

和尚廟里的女人 被老僧夜夜澆灌只為懷上一子

為不再遭受婆家的氣,為不再遭受村里人的白眼。我甘愿成為和尚廟里的女人,夜夜燒香拜佛,只為懷上一子。可沒想到,在我成為和尚廟里的女...

contact us

WEBsite:www.hoctzr.tw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2016-2017   世紀女性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和解釋權歸世紀女性網(www.hoctzr.tw)所有
浙江体彩6十1玩法说明